写于 2018-10-07 09:12:01| 澳门永利集团游戏官网| 置顶新闻

主页 | 中国 | 人权法制 中国村官腐败惊人 贪三百万不算贪污 2013-09-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福建晋江市王厝村的村民持续抗议村官贪污腐败

(网络资料) 中国媒体披露,中国村官贪腐问题严重,有些村官贪污受贿动辄上千万元,有的拥有个人资产上亿元

村级政权成了贪污受贿的重灾区

有专家认为,中国村官贪腐严重是一党专制所致,党支书不受村民监督

在中国大陆,村官是现存体制中最低一级的“官员”,然而村官的腐败水平却不低

广州市嘉禾街道一名村官,子女和配偶已经移居加拿大,这名裸官的个人资产超过十亿元

广州白云区棠溪村村官,仅一个建筑项目,就收受贿赂647万

中国出版的《廉政瞭望》杂志最近报道说,中共广州纪委书记曾在一次会议上痛斥一些村官,“拿了三百多万还不知道是在受贿,不知道是不懂法还是在装傻”

一些村官手握实实在在的权力,贪腐涉案金额之大,令人膛目结舌

他们的胆大妄为令上级单位“啼笑皆非”

中国的村官贪腐问题严重,但政府管理却严重缺位

中共广州市纪委的官员感叹,村官不是公务员,不适用受贿罪,只能适用财务侵占罪

而许多村官本身是企业家,哪些是合法所得,哪些是违法所得,有时候难以清楚界定

广州市一位政府工作人员黄先生对本台记者表示,珠三角地区经济发达,一些村的GDP甚至超过西部地区的一个县

村官的发财途径主要还是在集体土地使用权方面

“很重要的,要不就是卖地,要不然就是合资建厂房大楼出租

” 中国媒体的报道说,在集体土地上兴建的厂房、大楼用什么价格出租,往往几个村干部就可以决定,决策过程存在很多灰色地带

在广州的黄先生表示,中国改革开放早期,珠三角地区的农村虽然快速发展,但乡村家庭和宗族关系对村官仍有很大制约

但随着近年房地产和城市的扩张,征地建房等涉及的金额越来越多,乡村原有的传统制约基本丧失,村官贪腐的情况日趋严重

“那时刚刚开始,大家都没钱,赚到钱大家分

但是到了一定时候,这个东西就膨胀了

” 黄先生举例说,广州市城边村的土地为农民集体所有,几亩地上兴建一座大厦,可能价值就有数千万甚至上亿元

征地开发过程中的财务操作往往是村支书说了算,没人能够监督制约

而中国颁布的“村委会组织法”规定的村民监督权利,对党支部书记的作为毫无制约机制

“村民监督

反正我没有看到有监督的机制

都是村支书说了算,一直都是这样

” 过去几年,广东省珠三角和潮汕地区发生过多起规模极大的群体性事件,大多与当地土地被村官私卖有关

黄先生表示,实际上这类事情往往是乡镇或区市政府官员与村官合作进行,村民上告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

“公安也好上级单位也好,交往多了,一起做生意什么的,都是一个链条,很自然就是这样啦

” 中国村官的贪腐问题不仅在广东,在全国各地也很普遍

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,河北省保定市曲阳县七里庄村支书刘会民,最近因多项贪腐罪名被判处死刑,涉案金额高达五千五百多万元

另据官方人民网报道,河南三门峡市的职务犯罪案件中,涉案者接近一半是村主任和村支书

当地一位与村里留守妇女有性关系的村官甚至扬言,村里一半的小孩都是他的娃

最近成为中国网民关注的一个热点

而在浙江省温州市,十名村官瓜分房地产资金十八亿元,更令舆论震惊

美国南卡州立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认为,中国传统的乡村治理结构被破坏,传统文化中的道德因素被剔除,是目前中国乡村治理失败的一个主要原因

“中国古代政府最低是县级,下面乡村都是祠堂、家族为主的自治,负担不重

共产党更为严厉,户籍都到村一级,还有党的机构,都是双重机构治理

这样一来是压力较大,第二是负担更重,第三,因为缺乏监督机制,所以贪污受贿肯定非常普遍

” 中国政府过去二十年来一直声称,推动基层村委会的民主选举,但实际效果非常有限

谢教授表示,分析中国村官职务犯罪的情况就可以发现,村支书犯罪比例远远大于村主任,这体现了中国一党专政的特色

另一方面,也体现中共没有真正推动乡村自治,村民可以选村主任,却不能选一把手村支书

因此他认为,在中国大陆现行的一党专制制度下,村官贪腐受贿、滥用职权严重是制度性的问题,并不令人意外

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

相关报道 “国际透明”组织: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利益输送? 中国宣布整治“大棚房” 中国发公告 要求外逃人员年度前自首 专访:揭开中国“黑打”私企之黑幕 范冰冰不见了 政府修理娱乐圈

疫苗案延烧齐鲁 疾控官自杀公安否认 鲁炜被以受贿罪正式起诉 还原一个不是高俊芳她爹的高狄(高新) 高俊芳“国家级层面的保护伞”是中共官场的“吉林帮”(高新) 福建维权农户“破坏生产经营”遭刑拘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