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于 2018-10-06 14:16:01| 澳门永利集团游戏官网| 置顶新闻

主页 | 中国 | 人权法制 浦志强二次送检后首次见律师 传知行执行所长黄凯平获释 2015-01-2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:浦志强(何平提供) Photo: RFA 浦志强二次送检后首次见律师 传知行执行所长黄凯平获释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案本月中旬第二次送检察院后,其代理律师莫少平和高广清上周五(1月23日)在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

浦志强正式解除与高广清的委托合同,同时签署尚宝军为代理律师

尚宝军星期三对本台表示,浦志强身体尚好,每天在监仓内散步一个多小时

对于当局指控的微博内容,浦志强表示他只是就事论事,没有犯罪行为

此外,被北京警方羁押三个多月的传知行执行所长黄凯平,本周三获释

著名人权律师浦志强案自本月中旬第二次移送检察院,进行审查起诉后,其委托的莫少平律师和高广清律师,上周五在看守所见到了当事人,并与高广清解除委托代理此案,另聘请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尚宝军律师作为辩护人

尚宝军星期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:“莫少平律师在上个星期五去见过他,我应该正式接手(代理浦案),从上个星期五开始,正式接手,我已经把他的(律师委托书)交给检察院了”

1月中旬,浦志强案再次被送到检察院,早前莫少平律师对本台表示,浦志强被指控的主要证据,来自其所发的两千多条微博中的三十余条

尚宝军律师说,浦志强坚持自己无罪:“他认为他发的微博可能有过激的言论或者比较刻薄的话,甚至有时候还有点粗鲁,但他都是就事论事,他没有任何分裂国家、煽动民族仇恨等,他不认为自己犯罪

总之还是这个基本态度”

记者:律师下一步需要做什么

回答:因为案卷还没有彻底复制完,补充侦察的案卷复制了71本,还有三套案卷,加上补侦上来的案卷,还没有复制完全

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

目前,浦志强的代理律师尚未看到公安部门第二次送检的补侦案卷

谈及浦志强近期的身体状况

尚宝军说:“他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,看守所对他的监管环境,相对宽松了一些

他换到每天早上值班

他也可以在监室内散步,锻炼身体,大概一天能走一个多小时

当然他每天上下午要注射胰岛素(浦志强患糖尿病)

身体状况还可以,精神状况也还好”

浦志强因在朋友家参加六四事件25周年纪念研讨会,于去年5月4日被警方带走

6月13日,被以“涉嫌寻衅滋事罪、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”为由被捕

其后被加控“涉嫌煽动分裂国家罪、煽动民族仇恨、民族歧视罪”,合共四项罪名

去年12月13日被检察院退回公安局作补充侦察,至今年1月12日届满后,第二次移送检察院

此外,被当局羁押三个多月的民间NGO公益机构北京传知行执行所长黄凯平周三中午获释回家

黄凯平的代理律师张磊与黄通过电话后,对记者说,在短暂的通话中,他们并没有谈及获释的原因:“就是很简单的几句对话”

记者:您好像有问他,有没有受到酷刑

回答:对,他今天先沉默了几秒钟,后来说,暂时先不谈这些

他说,你懂得

这只能是每一人自己去理解了

但是我觉得他的精神状态还可以,感觉没有垮掉

因为他也调侃说,感谢党国不杀之恩

记者:家属是不是到现在也没有接到法律文书

回答:没有啊

据维权网周三称,当天中午,张磊律师和黄凯平通了电话,黄凯平称,感谢党国不杀之恩

张律师问,这一百多天,他们把你弄到哪儿去了

黄回答:不知道,黑头套进,黑头套出

张磊问他有没有受到酷刑

黄凯平在迟疑数秒钟后回答,现在不说这个,你懂的

此案相关人员还有传知行创始人郭玉闪、行政主管何正军、学者寇延丁,尚未释放

黄凯平于去年10月10日被公安带走,至本周三整整110天,期间不准律师会见,也未向其家人出示法律手续,至今不知他涉嫌何罪,也不知释放他的理由

被以“涉嫌非法经营罪”,本月上旬批捕的郭玉闪和行政主管何正军,至今没有新的消息

郭玉闪的妻子潘海霞周三对记者说:“没有,如果有会见情况,我会说,有什么新消息,我会发微博的”

郭玉闪与何正军分别于去年10月9日及11月6日,被北京市公安局刑事拘留,俩人都在今年1月3日被检察院批捕,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

特约记者:乔龙 责编:胡汉强/吴晶 相关报道 黄琦狱中病情危重 母亲促当局放人 工作室被强拆 艾未未谴责权力粗暴 廖亦武获“打扰和平—不畏迫害作家奖” 孙文广直播现场被公安带走 董瑶琼父亲探望女儿被公安带走 英外相亨特会见709家属 廖天琪谈刘晓波逝世一周年的追忆会 刘晓波逝世周年 “海祭案”参与者被严控 3年音讯全无 王全璋据称还活着 美国政界和公民社会为中国良心犯呼吁 评论 (0)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